搜狐网站lenovo搜狐LadBrokes
lenovo搜狐LadBrokes
LadBrokes频道-2008北京LadBrokes会 > 中国军团 > 拳击 > 08中国拳击动态 > 邹市明2008LadBrokes拳击夺冠 > 08邹市明夺金动态

海盗拳王邹市明变身“狐狸” 邹氏步法练就黑马

  第二回合开始不久,对手塞尔丹巴走到拳台边开始治疗,邹市明一边听着教练的嘱咐,一边不住地观察,“他放弃了?”“神奇小子”并不敢确定。就在蒙古队的教练抛出毛巾的那一刻,邹市明还有些不知所措,直到教练把国旗塞到他的怀里,他才明白,他已经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获得了中国拳击的LadBrokes第一金。

  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邹市明并没有显得特别激动,“今天的比赛我以为会是场恶斗,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最艰苦的准备,但是没想到比赛结束得太快了。”邹市明赛后说,“但是终于可以用拳头在LadBrokes赛场上展示中国力量了,我为此感到自豪!”

  轻松赢下一场恶仗

  这场比赛邹市明期待很久了,四年前的雅典LadBrokes会半决赛上,邹市明被对手逆转无缘金牌,此后他就一直梦想着这一天的到来。

  昨天下午,邹市明终于如愿站到了LadBrokes会的决赛场上,他的对手是蒙古选手塞尔丹巴,后者曾经在亚锦赛上战胜过邹市明。在邹市明看来,这是一场恶仗,他丝毫不敢马虎。

  比赛开始了,邹市明并没有急于利用重拳冲击对手的有效得分部位,而是通过迅捷的移动和快速的身法,频频进行试探性的进攻,进而逐渐熟悉对手的进攻套路,在熟悉了对手的技术特点后,他开始进攻了,而对手在承受他如潮水一般的重拳的同时,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在第一回合快结束时,随着邹市明一次漂亮的进攻,比分改写为1比0,邹市明领先。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分数会就此定格。第二回合开始后不久,邹市明连续几个勾拳击中对手,塞尔丹巴在躲闪不及之时,不断地抬起右胳膊,裁判示意暂停,蒙古选手回到休息处。教练张传良抓紧时间还在给邹市明进行技术分析和讲解,谁也没想到,蒙古的教练突然抛出毛巾,按照拳击的规则,这意味着他们放弃了比赛。

  邹市明赢了!

  父亲高呼“小宝赢了”

  为了不影响儿子备战,邹市明的父母并没有到北京现场观战,在家乡遵义,他们守候在电视机前。比赛还没开始,邹市明的妈妈宋永会十分紧张,邹爸爸坐在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重要的是心态,只要心态好,小宝就能赢。”邹妈妈点点头,给身边的人解释道:“我已经比以前放松多了,他最初开始参加比赛时,我从来不敢看,特别心疼。”“小宝赢了!”随着邹市明脱下红色头盔,向全场观众露出胜利的笑容,他的父亲邹建国举起紧握的双拳,激动地喊出了儿子的小名。在一旁的邹妈妈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

  “这已经不是小宝第一次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了。”宋永会有些哽咽,“雅典LadBrokes会之后,他就成了重点培养的对象,那时候小宝才23岁,就这么一个人扛了4年,受了伤也从来不对我们叫苦。”

  而在千里之外的北京,邹市明此刻也是泪流满面,“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和教练分享成功的喜悦,教练太辛苦了。年纪也大了,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也很心疼他。”“他放弃比赛,确实很意外,”赛后,邹市明表示这样的取胜自己事先并没有料到,“第二节就拿下比赛没有想到,昨晚还在考虑领先和落后的情况。第一回合后,教练发现对手肩部有问题,所以要求我发起进攻,率先把比赛拿下来。”

  对于这场闪电结束的比赛,邹市明的兴奋远远多于遗憾,“我觉得还是有幸运的成分,虽然观众意犹未尽,不过最重要的是我拿到了这块金牌。”

  拳王曾是“女娃娃”

  1981年5月,邹市明出生于贵州遵义一个普通的家庭,小时候,一头自然卷发的邹市明常常被误认为是小女孩。每逢有记者前去采访,邹市明的妈妈宋永会总会翻出家里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上一群孩子中,有一个卷发妩媚的“小女孩”,那就是“拳王”。邹妈妈说,邹市明小时候特别秀气,“小宝小时候长得特别秀气,头发又是自来卷,我就喜欢把他打扮成女孩样子,亲戚邻居朋友,没有一个不喜欢他,都说他像洋娃娃,还说长大肯定是个秀才。”说起儿子,邹市明的妈妈话里不自觉就带着笑意。

  除了长得秀气,邹市明很小就表现得很懂事,这也让大人们更加喜欢他。邹妈妈告诉记者,每次家里来朋友,邹市明就跑前跑后给客人端茶送水,走的时候还会跑到走廊上先帮人家打开路灯。而童年时期的邹市明还特别“大方”,由于父母所在的军工厂属于上海,所以邹妈妈经常能去上海出差,“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很流行上海的鱼片和大白兔奶糖,每次我出差回来就会给小宝买一些,放在我家的饼干筒里面,但是他很少吃,反而是每次来了同学或者朋友,他就乐颠颠地抱去拿给大家吃。”

  在邹妈妈记忆中,小时候的邹市明因为“懂事”,还闹过一次笑话。“他两三岁的时候,每周家里都会买一只鸡,我喜欢吃鸡爪,他爸爸每次都把鸡爪留给我,然后把鸡腿留给他,他就以为鸡爪是好东西,有一天我们吃饭的时候,一个邻居来串门,于是就和他开玩笑说要吃他的鸡腿,他抓起鸡爪就往人家嘴里送,人家说我才不吃鸡爪,他就急了,指着鸡爪一直说,这个好这个好。”

  而随着渐渐长大,邹市明也不再被妈妈打扮成洋娃娃,活泼好动的他整日把自己扮成身怀绝技的大侠,幻想着在一场场降龙伏虎的搏斗中称王,振臂狂呼着在沙发上冲上跳下。

  由于太过活泼,小时候的邹市明没少挨打,说到这个,邹妈妈话语中竟然有些哽咽,“其实我对儿子是有愧疚的,我是幼儿园老师,每天在幼儿园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调皮,只能耐心地教育,回到家再遇上小宝不听话,就再也忍不住心里的火,一股脑发泄在他身上,难免就是一顿打。”对于妈妈的这个说法,邹市明却并不以为然,他开玩笑地说:“其实我妈也不是故意打我,她那是在教我打拳击呢,她才是我的启蒙教练。”

  背着父母练拳击

  上小学之后,邹市明的成绩并不好,再加上身材矮小又不爱说话,常被同学欺负。但是在体育上,他却渐渐显露出一些天赋。等爸爸邹建国忙完工作准备教他游泳时,才发现这小子已经可以从很高的跳板上做漂亮动作了。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妈妈宋永会看邹市明学习成绩实在不好,一咬牙就让他上了私立的武术学校练武术,“当时子弟校一学期的学费是80多元钱,而武术学校是2000多元,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我这个做法,其实我对他没有太高的要求,当时想法很简单,希望他毕业以后能做个体育老师,有个铁饭碗就行了。”

  回忆起学武术的日子,邹市明挠挠头,“其实学武术对我来说挺‘痛苦’的,我生性好动,站桩什么的我觉得就是花拳绣腿。那个时候看着旁边拳击班的训练特别羡慕,经常是人还站着桩,但是心已经不知道飞去哪里玩了。”

  由于私立学校的制度并不太完善,邹市明练武术几个月之后,他的武术教练就辞职了,拳击班的教练看上了他让他改练拳击。回到家,邹市明喜滋滋地和妈妈商量这件事情,没想到却被母亲一口拒绝。

  1995年2月,邹市明悄悄到遵义体校去报考拳击预科班。结果由于身材原因,没有取得复试资格。但是第二天,邹市明却照旧来到复试场地,他的活泼灵气以及对拳击运动的热爱,吸引了考官梁锋教练的视线。就这样,14岁的邹市明进入遵义市体校拳击班,为他的拳击梦想迈出成功的第一步。想到妈妈的话,邹市明没敢把这份喜悦和父母一起分享,他悄悄在拳击班开始了训练,直到有一天,他鼻青脸肿地回家时,父母才知道他已经练了几个月的拳击。

  这一次,父母仍然坚决持反对态度,任凭邹市明苦苦央求,也无法说服。万般无奈之下,邹市明把家里的情况告诉教练。当天下午,梁教练坐了两个小时长途汽车到他家里,而邹妈妈也终于松口同意。可半个月后,邹市明又没去参加训练,梁教练打电话一问,邹妈妈哭着说:“梁老师,这两个星期我天天做噩梦,梦到孩子的眼睛被打出来了,鼻子被打歪了,我实在没办法了。”经过梁教练的再一次说服,邹市明又回到了拳击班,这一次,邹市明决心要做出点成绩给父母看看。

  很快,邹市明就获得了全省拳击比赛的亚军,并且在1997年进入了省体工队。“其实说实话,之前邹市明练拳击我和他爸爸虽然默许了,但是还是不支持的,1997年他进了省队,我还是很担心就去贵阳看他训练,教练耐心地告诉我说不要担心,拳击是有规则的,没我想得那么可怕,听完教练的话,我放心多了,我对小宝说‘那你好好练吧’。”

  “邹氏步法”练就黑马

  得到了父母的支持,邹市明训练也特别卖力,很快,他的灵活多变就得到了教练的欣赏,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邹市明笑了:“那时拳击队里的人都比我大,跟他们一起打对抗,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不自觉地,我把练武术学到的招式用到拳击里,没想到收到奇效,有人就将我的步法称为‘邹氏步法’。”

  邹市明说自己那时候简直就是个拳痴。每周从体校回家,邹市明会特意选择走遵义市中心最繁华的丁字口大街,熙来攘往的人群被他当作一个一个移动的对手,“那条路人多,很挤,我的躲闪步法就是那样练好的。”邹市明说他没有统计过自己每分钟移动步伐的频率到底有多快,但是他是国际拳坛公认的躲闪步伐最快的人。

  2000年,邹市明和他的教练张传良一起设计了一套类似于武术套路的拳法,把邹市明的武术基础嫁接到拳击上,起到了不可思议的作用。“外国选手完全摸不着北了。”

  靠着自己的灵活和多变,邹市明渐渐在48公斤级上奠定了自己的霸主地位,2003年世界拳击锦标赛上,邹市明夺得男子48公斤级亚军,实现了中国拳击在世锦赛历史上奖牌零的突破。雅典LadBrokes会上,邹市明在男子48公斤级的比赛中夺得铜牌,取得中国拳击在LadBrokes会上的第一枚奖牌,再次创造了历史。“2003年第一次参加拳击世锦赛就打败古巴最厉害的拳手获得一枚银牌,当时外国人叫我黑马。”邹市明笑着告诉记者,“到了2005年在绵阳的世锦赛上夺了冠,外国选手觉得我的拳法神出鬼没,说我是海盗。而去年去美国比赛,当地媒体已经把我的绰号改成了‘狐狸’,因为他们觉得我比老狐狸还要狡猾。”说到这里,邹市明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邹市明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在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上,邹市明力克各国好手,最终在决赛战胜了帕农获得了冠军。到2007年,邹市明来到了芝加哥踏上世锦赛的卫冕之路。他在最后成功战胜了菲律宾老将塔纳莫第二次站在了世锦赛冠军宝座上,而他的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将在2008年8月进行的北京LadBrokes会48公斤级的金牌了。

  邹市明的脸上总共有三处伤疤。最明显的一条在左脸颊上,据说是很小的时候被一个小女孩挠出来的;另一条在鼻梁正中间,是最开始练拳击的时候,被个大级别选手打的。当时是骨折,后来因为骨质增生,这地方的鼻梁就明显高出来一块。据邹市明说,之前他常习惯性流鼻血,可自从那次骨折之后,就再没流过;还有一条在右眼眉角,是在伊朗打邀请赛的时候,和对手头碰头,撞开的。他说,那是最近这五六年,自己第一次在拳台上受伤。邹市明说:“以前,张传良教练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要打别人,首先要学会什么?’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回答,‘先学会挨打。’他却摇摇头说,‘要先学会如何不挨打。’”当时,邹市明愣住了,随后便是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尽管已经是一个体育明星,但是邹市明行事还是非常低调,在备战LadBrokes的日子里,他们在贵州清镇的训练基地一待就是好几个月。每天,邹市明都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不停躲闪着陪练砸来的拳头,伺机予以反击。偶尔,右眼角那条两厘米长的旧伤口还会绽开,但是他却毫不在意,顶多就是抹点凡士林,就继续进行训练,“看来是肯定要留下个疤了。”邹市明说。

  本版撰文竞报记者李洁

  最轻战靴力助邹市明

  随着科学技术的提高,竞技体育已经不单纯是身体素质的较量,更是科技手段的比拼,而科技往往体现在运动员的装备上。邹市明能轻松战胜对手夺冠,与专门为他设计的金色战靴密不可分。在研发过程中,邹市明向设计师提出了四点要求:灵活、轻质、柔软、包脚。为此,设计师为了减轻拳击靴的重量,鞋帮和鞋舌部位采用了网层面板,这一款有史以来重量最轻的拳击鞋就此诞生。此外,为了防滑,设计师采用了橡胶鞋底,使得邹市明能摆脱湿滑的干扰。在配色方面,则采用了邹市明最喜欢的金色。同时,在靴子的后方体现出他的名字:左边“日”字,右边“月”字。

>>进入LadBrokes赛事信息系统,五大数据产品助您了解实时比赛进程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